油价挫跌卷土重来,冲击日本油企

作者: 海外看点  发布:2019-09-20

亚洲的石油产品行情出现恶化。原因之一是2015年下半年之后中国的石油产品对亚洲的出口急剧增加。中国6月石油产品出口量达422万吨,创出历史新高。2016年1~6月总出口量为2147万吨,同比大幅增长45%。当前产品价格减去材料价格所得的利润方面,轻油为每桶8美元左右。2015年上半年轻油的平均利润在1桶14美元以上,如今利润缩水了约一半。为了确保收益和化解国内库存过剩,日本石油企业十分重视出口。而现状让日本油企陷入了困境。此外,中国石油产品的品质逐渐提高,已与日本不相上下,这成为另一个令人担忧的因素。日本轻油品质较高,交易价格也较高,但由于中国厂商的崛起,“日本高品油”也遭遇了危机。 中国石油产品的品质不断上升   日本最大的石油企业JX能源认为,“中国的出口扩大是行情低迷的原因之一。对日本企业的出口战略也产生了影响”。日本第二大油企出光兴产则认为,“可以预想到供需平衡将逐渐得到改善,但是如果中国的出口继续扩大,将直接导致石油产品行情下滑,日本企业的出口利润减少。我们将关注市场动态,争取确保盈利”。日本经济产业省发布的预期显示,日本国内的石油产品需求将以每年2%左右的速度减少。因此,日本油企正在推进战略性石油出口,但难度出现增加。  日本油企尤其对被称为“茶壶”的中国小型独立炼油厂崛起表示警惕。茶壶炼油厂出口的石油产品急剧增加,品质也逐渐提升。     中国政府于2015年6月前后,以汽油和轻油的硫磺含量在标准值以下为条件,允许独立炼油厂进口石油。日本东燃通用石油公司表示,“独立炼油厂的原料从原来的重油变为原油,汽油和柴油的生产比例提升”。之后,中国政府在2015年12月又发放了出口许可。因此,中国的石油产品出口迅速增加。“茶壶炼油厂”精炼的汽油和轻油在中国国内市场无法完全消化,剩下的石油产品涌入了亚洲市场。  中国的石油产品品质因中国政府强化环保规定正在逐渐接近日本的油品。在获得原油进口许可之前,“茶壶炼油厂”一般从俄罗斯等地进口硫磺含量较高的重油进行提炼。生产出来的石油产品硫磺含量较高,油品不佳,成为造成环境污染的原因之一。在获得原油进口许可后,“茶壶炼油厂”能够进口硫磺含量较低的阿曼产原油和俄罗斯产原油,其石油产品的品质也出现提升。  除了原料从重油向原油转变之外,炼油厂的设备也发生了变化。东燃通用石油公司表示,“随着中国国内的石油产品品质标准不断提高,炼油设备的能力也出现提升。结果,中国对外出口的石油产品品质逐渐达到与(世界最高品质的)日本相同的水平”。伊藤调查和咨询公司的代表伊藤敏宪认为,“日本出口的轻油硫磺含量较低,因此交易价格较高”,但他同时指出,随着中国油品的提升,这种“日本高品油”恐难以为续。JX能源表示,“2015年底之后,中国开始向澳大利亚出口高品质的轻油”,在亚洲市场上与日本产品形成竞争。尽管“日本高品油”正在面临危机,但日本油企采取的应对策略仅为“关注市场行情的同时向有利润可图的地区出口”。  JX能源常务执行董事花谷清表示,“8月计划出口89万千升,同比增加13万千升。主要为喷气式飞机的原料轻油”。各大油企计划以轻油为主向亚洲积极出口。但是,亚洲市场上的石油产品供过于求。8月上旬,新加坡的石油产品库存同比增加接近1成,达到历史性高位。当前1桶8美元左右的轻油利润也可能因供给过剩进一步下降。伊藤敏宪指出,“如果利润降至1桶5美元左右,包括轻油在内的石油产品出口将愈发严峻”。由于中国出口的石油产品对亚洲市场行情的影响巨大,对茶壶炼油厂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商品部 田村茜

新加坡4月25日 - 今年油价从12年低点反弹的势头有可能会骤然停止,因为有迹象显示汽油供应过剩,过去几年来全球需求增长的主要引擎开始出现状况。

图片 1

挪威斯塔万格沿海一处油气设备平台,摄于2016年2月11日。REUTERS/Nerijus Adomaitis

受全球炼油厂强劲需求提振,原油期货LCOc1价格已较1月中旬触及的低点上涨逾三分之二。这使石油生产商和出口商谨慎乐观,认为2014年中至2016年初的全球油价惨跌周期已经结束。

但成品油生产极为活跃,尤其是在亚洲,这有可能会使油市复苏进程中断。几个汽油进口大国已开始转为出口,汽油供应过剩,已把储油设施填满、并侵蚀炼油利润。

“亚洲炼油产业的过剩产能在摧毁利润,”新加坡石油贸易公司海峡石油化工控股的原油总经理Oystein Berentsen表示。

“日本在出口,而且成品油库存仍在增长。中国新建炼油厂在全力出口,使大量供应涌入市场。到一定程度,炼油的过剩产能将影响到原油。”

产量激增使得全球充斥着大量廉价的原油,原油日供应量较日需求量多出100万至200万桶。

对于炼油厂而言,这应当是个好消息,但近来亚洲地区多数成品油的裂解价差大幅下降,主要因产量超过需求,导致库存大增。裂解价差是原油成本与石油衍生制品之间的价差,一般用来衡量炼油利润。

就连过去一年多数炼油厂最大的获利来源--汽油的利润也自3月以来下降了近40%。新加坡等储油中心也难以招架过多的供应,新加坡的库存STKLD-SIN现接近历史高位1,500万桶。

“去年全球汽油增长有超过50%源自亚洲的贡献,”Energy Aspects的分析师Nevyn Nah称,“但今年汽油裂解价差远低于上年同期,主要是因为供应压倒了需求。”

“未来几个月,非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的产品出口...有推动价格下降的可能,”巴克莱的油市分析师周一称。

**利润率下降**

亚洲指标炼厂利润率DUB-SIN-REF2016年开年接近多年高点,激励炼厂尽其所能地大量生产燃料。

供应过度的影响首先显现在重质油等产品上,包括已因亚洲经济放缓而受到冲击的大型船用燃油,以及重工业的主要燃料--柴油。在中国,柴油利润率已经跌至六年低位。

欧洲和北美炼厂的利润率虽仍优于亚洲,但也在承受压力。

“过去三、四年,人们花了很多钱...来生产更多柴油,因为全世界都想要,”研调机构Turner, Mason & Co执行副总裁John Auers说。

炼油业剩余的亮点就是汽油,受到中国和印度汽车销售强劲的支持。中印两国每月总计有300万辆新车上路。

美国汽油需求也很强劲,但美国能源资料协会数据显示,经季调的库存仅略低于自1990年开始汇整数据以来的最高水平。

**“茶壶”炼厂兴起**

年初以来,作为亚洲定价指标的新加坡汽油裂解价差GL92-SIN-CRK已经重挫五成,至每桶略高于7美元,原因是新出口涌入该市场。

在日本,由于经济陷入停滞、人口逐步减少以及电动汽车兴起,导致汽油需求减退,过去通常进口原油以供应国内市场的炼厂,现在正瞄准国际买家。

日本石油连盟会长木村康表示,国内需求呈现下滑趋势,因此生产商寻求海外业务机会。

而中国“茶壶”炼厂的异军突起推动汽油和柴油出口增加。

中国海关总署上周四公布,3月柴油出口较上年同期猛增316.5%至125万吨,汽油出口同比增长9.1%至67万吨。

加上台湾出口也增加,亚洲有如此多的汽油供应涌入市场,就算印度崛起也无法消化过剩的供应。

在新加坡,交易商已经开始用油轮储存过剩汽油,因为陆上存储设施已经装满。

高盛早在去年底就警告称,正在浮现的油品供应过剩,最终将回溢至原油市场。

“如果所有主要消费国全都开始出售汽油,那么问题来了,谁会买呢?”新加坡一位油品交易员称,“答案就是,有很多仍会卖不掉,然后继续储存,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价格将崩跌。”

新加坡轻质馏分油库存:tmsnrt.rs/1Vp4EpW

石油裂解价差图表:tmsnrt.rs/21bOZKa

编译 王颖/孙国玉/李婷仪/王兴亚;审校 戴素萍/许娜/陈宗琦

本文由365bet投注平台发布于海外看点,转载请注明出处:油价挫跌卷土重来,冲击日本油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