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嫉妒成功的侨民,结业U.S.A.浦项科技州立高

作者: 时事评论  发布:2019-09-27

  菲华phhua.com讯:毕业於天主教崇德学校的留清梅(Carmela Lao)以接近满分的成绩(满分5.00中的4.9分),毕业於世界着名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数学系,主修电脑科学,副修日本研究学。

  我对诸如弗兰基·尚尼·扶西(Frankie Sionil Jose)这样有地位的人,误解华裔菲人和他们在菲律滨各方面生活的角色和影响(《菲星报》事後看来专栏《我们能否信任美国》,2019年1月19日)感到悲哀。我不怀疑扶西对我们国家的热爱,但他对我们热爱和忠於菲律滨的程度有所误解和被误导,其实这些与我们对自己的华人血统的自豪同样强烈。

  她是麻省理工今年毕业典礼中,唯一一名来自菲律滨的毕业生。她也被邀请加入名人辈出的Phi Beta Kappa优等生荣誉学会。全美国的大学中,只有少於10%的学生才会被邀请加入该会。

  我们华裔菲人身上虽流着中华血统,但我们的根已经深深植在菲律滨土地上,我们与菲律滨人民有着不可分割的纽带。

  留清梅今年4月也获得麻省理工学院全球研究及语言学院颁发的杰出学生奖,奖励她在日本丶中国和韩国方面的研究成果。她同时也身兼东南亚服务领导网络麻省理工分会的菲律滨2013礼智项目共同主席,前往礼智举办为期两周的服务与领导培训课程。

  在我们之中,有着与菲律滨人民并肩站立并为我们心爱的国家献出生命的英雄和殉道者。我指的不仅仅是与西班牙人丶美国人和日本人作战的华人自由战士。

  留清梅回首刚进入麻省理工所面对的种种挑战时说,她最大的挑战是适应美国和它的文化,以及不同期望和思维方式。她说:“我意识到,无论我们在菲律滨听到有关美国的种种事情是什麽样的,无论我们认为自己对美国文化有多了解,跟在这里生活比较,我们最多也只认识一点皮毛。”

  有一些现代英雄如在野外搜集用於植树造林的植物标本而遇害的世界知名植物学家许振忠(Leonard Co)丶在描沓安省帮助埃沓原住民丶在宿务帮助少年犯改造和在巴拉湾协助越南难民并於44岁就逝世的王名愉(Lawrence Ong),更不用说在服务民众时献出年轻生命的7名志愿消防员等。迅速翻阅菲律滨史书,可让扶西看到在西班牙时期,每当发生屠杀或大规模驱逐华人後,菲律滨经济都会处於停滞状态。西班牙当局不得不引诱华人回来,因为这个殖民地政府没了他们的服务根本无法运作。

  她还说:“我也意识到,美国是一个大熔炉,这里是多元化的缩影,人们不只是被依照种族来加以区分,还包括他们在什麽时代移民到美国,以及他们到达美国後,住在什麽地方。因此刻板的思维在美国是没什麽用处的,因此我刚到美国时,不知如何与印象中完全不同的美国人打交道。”

  在美国占领时期,执行了排华法,只允许商人和商人之子入境。因此,在整个东南亚中,菲律滨是唯一一个没有华裔蓝领工人阶级的国家。

  留清梅也考虑到期望和思维也是一种挑战。她说:“我意识到,在麻省理工,螃蟹心态是不存在的。所有人都想要成功,每个人也想看到你成功。这里完全是全新的环境。另一方面,麻省理工对成功的门槛非常高。在麻省理工里,一个人最容易感觉到的是自己的能力不足,这种感觉对一个人的情绪丶精神和身体破坏力甚大。”

  当有商业头脑的华人在全国各地开设菜仔店(杂货店),从最偏远的山区到最远的小岛,为菲律滨客人的生活提供诸多便利。华人游击队在日本占领时期与他们的菲律滨兄弟并肩作战。战後,华人开始重建他们的生意,而不是等待日本战争赔偿。如果没有他们绝对的努力,菲律滨战後经济复苏会慢很多。

  留清梅毕业後,今年8月将进入纽约的骑士交易集团担任算法交易员。她计划工作几年後,继续读书,并打算回有朝一日回到菲律滨教数学。

  就是在战後一段时间里,我们可以看到华人工人挨家挨户贩卖货品的景象。

  水星药房(Mercury Drug)的郭氏家族丶杨知母五金家族丶鞋庄(Shoemart)的施家丶罗宾逊的吴奕辉家族都有一些共同点:纯粹的努力丶坚持不懈丶令人心碎的牺牲和汗水,使他们的家族取得成功。

  在每一名华裔商人的成功故事背後,是一些“充分利用”菲律滨能提供的一切机会来养家糊口的真实故事。

  而他们“充分利用”的每一个成功的机会,数以千计(现在是数百万)菲律滨家庭会从下游生意和就业中受益。

  在马科斯独裁统治的黑暗时期,要不是华裔菲人坚决不撤出他们的资本,我们的经济增长将会更缓慢。1954年通过零售商菲化法後,要不是这些具有商业头脑的华裔放弃零售业进入小规模制造业,菲律滨工业化进程也不会出现迅速增长。

  中路区——依拉耶地区(Divisoria-Ilaya)的布商集资设立第一家纺织厂。小规模鞋店丶西衫店和糖果商也都集资创办鞋厂丶西衫厂和糖果厂。

  是的,零售商菲化法是一场危机,当华裔再度“充分利用”这场危机所提供的机会,他们的行为让菲律滨工业化进程大幅提速。

  他们所赚到的钱,都会投入菲律滨经济。他们为菲律滨人提供工作;要不然,我们目前的800万名海外菲劳的人数有可能翻倍。

  华裔菲人获得成功以及因为这些成功所产生的财富,他们为何要受到嫉妒,诋毁和惩罚?为何对那些优秀的不友好?其他国家都会表扬他们有经济成就的人士。但在这里,扶西却想要贬低他们?我们都知道,如果发生这种事,谁受到的伤害更多。

  他凭自己的想像得出结论说,华人现在控制着菲律滨80%的企业。华裔菲人大部分是在引人注目的买卖贸易行业,或许这是华人控制着菲律滨经济的神话之根源。

  菲律滨政府丶基础深厚的老菲律滨家族和菲律滨新玩家,仍然占据着菲律滨经济大饼的主要份额。但扶西不应该嫉妒任何人所占据的经济份额,无论是华裔或菲律滨同胞。若他们的份额增长,菲律滨经济大饼也会跟着增长,而最大受益者仍然是菲律滨和菲律滨人。

  南中国海问题上,华裔也没有保持缄默。我们承认有争议,在主张对这些受争议的岛礁方面,我们是和菲律滨人站在一起的。但不同於我们之中的鹰派,我们不支持宣扬战争或威胁和中国开战。无论我们的国防能力获得多大的提升,我们仍然没有足够能力对中国,美国或任何国家发动战争。

  我们相当了解我们的先辈所经历的战争,也知道战争从来就不是任何政治纠纷的解决方法。提起越南船民危机并煽动不信任和暴力,是非理性的,也是彻头彻尾的麻木和危险的。嫉妒,刻板印象,被误导的威胁和替罪羊,在文明社会中是不被接受的。

  我们的菲律滨兄弟已经接受他们的华裔兄弟是菲律滨社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无论是在战争时期或者在和平时期,他们的忠诚都获得验证,因为他们会团结起来重建我们的国家。在南海争议或中美争夺领导地位之际,将华裔当成替罪羊是毫无意义的。

  我们与菲律滨人民站在一起,就像古代我们是一家人一样,更不用说在现代。我们都在一条船上。我们荣辱与共,因此我们大家都有责任让这艘船继续漂浮不

本文由365bet投注平台发布于时事评论,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何嫉妒成功的侨民,结业U.S.A.浦项科技州立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