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经中文网,黑田执掌日银2年

作者: 台海动态  发布:2019-09-20

       “哪怕罢免日银总裁也要降息”,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前副总裁金丸信曾这样威胁道。  那是在1992年2月,当时日本泡沫经济的余热仍在。日本银行(央行)时任总裁三重野康并不想急于降息。       但或许迫于来自政治的毫不留情的压力,仅仅在一个月后,日本央行就被迫实施了0.75%的大幅降息。当时作为日本央行理事在背后支持三重野的是福井俊彦,后来他成为了日银总裁。       从日本央行2016年7月公开的2006年3月的金融政策决定会议的记录中可以看出,福井非常重视“日银的独立性”。       时任日本央行总裁的福井决定早于市场预期解除量化宽松政策,并表示“这是自信而为”。一方面,当时,日本政府主张的是“摆脱通缩尚未完成”。福井在做决定前似乎做好了可能与政府产生摩擦的心理准备。       巧合的是,当时彻底反对解除量化宽松的正是时任日本官房长官的安倍晋三。2012年,安倍再次当选日本首相时,迫使日银接受2%的物价上涨目标,并委派财务省出身的黑田东彦担任日银总裁。      如今,日银在黑田的领导下,正与政府构筑“超乎寻常”的协调关系。 日本银行(央行)总裁黑田(左)与财务相麻生(右)举行会谈(8月2日)        8月2日,日本财务相麻生太郎与黑田举行会谈,称“将(与日本央行)形成一体加速推进安倍经济学”。将由日本央行从市场吸收国债、向政府提供必要的资金,推行实质上的“国债货币化”。       安倍身边人士断言“在摆脱通缩之前,日本央行的独立性在一定程度上受限也是没办法的事”。       换言之,为防止通胀,可能会出现日本央行为加息而与政府对抗的情况。而要想摆脱通缩,双方必须进行合作才能促进物价上涨。       回顾日本为摆脱通缩而饱尝失败的历史或许可以认为上述想法有其道理。不过,即便如此,政府与日本央行如此形成一体就不存在死角吗?        观察在制度上归政府管理的中国的中央银行的情况或许能找到答案。      2008年9月雷曼危机后不久,中国人民银行(央行)时隔六年半再次启动降息。当时中国国内物价水平较高,过剩的债务和设备已经逐步成为重大问题。据港媒报道,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对此不满,未出席决定降息的会议。       通过降息与4万亿元经济对策产生的相辅相成的效应,中国经济确实在全球率先摆脱了困境。然而,之后却深受这一政策带来的后遗症的困扰。过剩债务不断膨胀,如今已成为经济增长的沉重负担。       日本综合研究所副主任研究院关辰一指出:“现在中国经济存在的诸多问题都归结于2008年的过度的货币宽松。”       政府和央行的关系过近或过远,都无法很好地调控经济。关键在于保持一个央行可向政府提出自主意见的适当距离。如今日本政府和日本央行关系之近是否已经超越限度?8月初第一周迅速上升的长期利率或许正是市场在察觉到风险后敲响的警钟。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 经济部次长 高桥哲史

日本银行(央行)总裁黑田东彦在3月17日的货币政策会议后的记者会上重申:“物价运行的基调正在切实改善”。誓言摆脱长期通货紧缩的黑田就任日银总裁一职已过去2年时间。虽然远远没有实现消费者物价指数上涨2%的目标,但仍强调摆脱通货紧缩的趋势并未终结。自春季起日本将迎来能否以进一步的工资上涨为起点、形成内需良性循环的紧要关头。黑田的任期也将进入第3年,如何在强调物价上涨坚定决心的同时采取灵活的政策运作将成为关键。 日本银行(央行)总裁黑田东彦   日元汇率由1美元兑95日元大关贬值至121日元左右,而日经平均指数则由1万2600点大关涨至1万9400点。带着“在约2年里物价上涨2%”这一决心,黑田总裁推出了罕见的货币宽松,金融市场为之改变。另外,日本企业的收益也大幅改善。由于受去年4月消费税增税的影响,日本经济出现了停滞,但正再次走向复苏。另一方面,之所以频繁使用物价“基调”这一模糊的表述,是由于原油价格走低导致目前物价涨幅缩小,“不能排除出现或多或少负增长的可能性”(黑田总裁)。黑田总裁最初提出的“在约2年里物价上涨2%”这一目标的实现已接近绝望。同时很多经济学家认为,目前其宣称的“在以2015年度为中心的期间内”达成也非常困难。  不过,摆脱通货紧缩的趋势并未因此终结。反而正在形成走向“良性物价上涨”的基础。而最大的原动力就是工资上涨。丰田工资将上调4000日元、日产汽车也将上调5000日元。日本银行高官正关注着日本主要企业在春季劳资谈判(即春斗)中提高基本工资动向的有关报道。在增税和日元贬值的背景下,扣除物价上涨因素的实际工资涨幅一直为负,但在今年4月,由于增税的影响告一段落等原因,黑田总裁预测称:“实际工资可能扩大涨幅”。在原油价格走低也构成东风的情况下,目前的日本经济处在能否形成工资上涨推动消费和投资增长的良性循环这一岔路口。  进入第3年任期的黑田领导的日本银行并未放弃对物价上涨2%的坚定决心,但同时需要采取灵活的政策运作,避免破坏良性循环的萌芽。如果寻求物价尽快上涨,将通过进一步的日元贬值,对家庭收支和中小企业产生影响。今后在高举物价尽快上涨这一旗帜的同时,应迈向作为国际标准的、力争中长期达成的通货膨胀目标。这种“两面作战”的难题将日趋突出。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也责任重大。增长战略正处在贯彻受到考验的局面。只要没有提升被认为在0%左右的经济增长潜力(潜在增长率),由于某些冲击而迅速陷入负增长的局面就不会改变。而如果不能描绘出财政健全化的前景,日本银行的国债购买就将不断加强填补财政赤字的色彩。为了提高货币宽松的效果、应对未来可能的“退出”,日本政府和日本银行或许应加强合作。      本文作者为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编辑委员 大塚节雄

本文由365bet投注平台发布于台海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日经中文网,黑田执掌日银2年

关键词: